原本之是一段平凡的班遊,不料卻演變成一場無言的悲劇。

    學子們的身與心,從此留難以磨滅的痕跡‧‧‧

  感嘆:

  「睽違了九年,我終於回到這裡了。」

  驚訝:

  「這就是‧‧‧黃金的瞬間?」

  恐懼:

  「鬼‧‧‧鬼打牆?」

  驚慌:

  「嗚哇!嗚哇!嗚啊啊啊啊!」

  疑惑:

  「牠為什麼一直盯著鴿子看?」

  在那熟悉的地點究竟有怎樣的未知在等待他們呢?

-----------------------------

  「媽,我們228要辦班遊。」

  「哦?去哪裡?」

  「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

  「‧‧‧‧‧‧」

 

 

  深夜一點,明天早上八點就要集合,照理來說我應該要早點就寢才對,但是不知為何總覺的不想入睡,心理隱隱約約的有些抗拒明天的到來。

  繼續漫無目的的瀏覽網頁,眼角撇見了明日要一同出遊的同學上線的訊息,或許我應該把這份心情找個人談一談。

  念頭一起就打開MSN傳了封短訊過去。

  沐恩:「哆啦啊,我明天不太想去了耶。」

  過了一會對方也丟了回應過來。

  小哆啦:「胖子,身為SHE獨行團的領導人,我知道像你這種臨時不去的會給別人帶來很多麻煩。。」

  她毫不客氣的對我說之以理。

  在打字的同時,我的思緒回到了得知出遊消息的當下,一份生動有趣的文案在班上傳動著,看著內容我不禁提起筆簽下了自己得名子,或許那就是名為惡魔,的誘惑吧。

  沐恩:「我一開始就說不一定了啊。」

  小哆啦:「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啦。」(動之以情)

  沐恩:「樺哥也有去,而且錚也在啊。」

  小哆啦:「去啦,去啦,會很好玩的。」(誘之以利)

  沐恩:「去過很多次了。」

  小哆啦:「胖子,你給我來就對了。」(威之以勢) 

  沐恩:「是是,我知道了。」

  在同學死纏活拖下我打消了缺席的想法,草草結束對話後就梳洗入睡了,事後覺得,要是當時再堅持一點就好了。捷運四通八達的交通網上,列車奔馳著,如同獵食的蜘蛛從絲網上的一個點移至另一個點,無止無休。從窗戶看出去只見薄薄的烏雲將天色染成憂鬱,風流著淚水悲泣,或許這早已預言了結局。

  相較車外的冷清,同學本持著年輕的活力仍然嘻笑不已,或許要到一定的年紀之後才會因外物有所感、因自然有所省吧。





  不一會兒動物園已經近盡在咫尺了,大門外築著木板和鷹架,可能是動物園正在整修門面,門口外的廣場還搭著一個機動派出所,好幾個警察在裡面不知道在處裡什麼事情,班上同學魚貫地進入臨時售票口後,我們才算正式的開始這段旅行。

  「我可不可以在遊客中心等你們回來?」

  聽到我說這句話,許多同學轉過來疑惑的看著我,我也不曉得自己為何會說出這不合時宜的話語來,或許是越隨著目的靠近心中那份莫名的不安就越強烈吧,可惜遊客中心跟大門一樣被整個拆掉整修,我將這沒有理由的心理抗拒壓了下去具續跟者同學再雨中先找一個可以填飽肚子的地方。

  再進入園內沒多久左手邊出現一個木造的長廊,很像是中國庭院內常出現的附屋頂的走廊,同學們開始分發預先買好的壽司我接過一盒,食不知味的吃著,說也奇怪明明十分鐘就可以打發掉的事情,同學們卻慢條斯里的吃著。





  有許多人企圖催眠自己木廊旁邊關著的水牛很有可看性,值的一再玩味,甚至催眠自己只要看到水牛就值回票價了,或許有一些比較敏感的人已經在潛意識裡感覺到和我相同的那份不安。



  不過平時跟我較熟稔的朋友完全不受氣氛影響,吃完東西後撐起雨傘就要到附近先晃一晃,為了表示合群我也跟在一旁先行探路去了。

  成員介紹:

  樺哥  職業:組長  職稱:大學生

   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若有似無的俾倪,修長的身軀舞動起春水的漣漪。

  鴿子  職業:書記  職稱:大學生

   看透萬物的銳利雙眼,如潔白羽毛般豐潤的知識,穩健的談吐豐富了眾人的心靈。

  錚   職業:騎士  職稱:大學生

   追求速度感那顆狂野的心,配上剛毅木訥的性情,猛烈又不失體貼,溫暖的呢喃鼓動起希望的火花。

  小哆啦 職業:空手道助教 職稱:獨行團團長

   牙齒上流著詆毀的毒液,舌頭上殘留著無辜獨生靈,惡毒的言語刺穿了一顆又一顆琉璃般易碎的心。

  牧牛人 職業:牧牛人 職稱:大學生

   你不要再打來了啦。

  沐恩  職業:胖子  職稱:死胖子

   沒事愛胡思亂想的忘想症患者。

  

  (此文章可配合同名相簿觀看)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恩 的頭像
沐恩

三更有夢沐當枕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