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的來由其實也蠻怪的,當時我因為重考而好一陣子沒有動筆寫東西,剛好又發生教育部長被痛批的事件,我就想來寫一篇惡搞小說。架構大概是部長為了要讓台灣的學生能力衝起,因而要對學生進行洗腦計畫並消滅所有的娛樂。    

  為了達到目的,他選擇先對學生裡面具有特殊能力的人下手,當時還想了不少"教育"技能,像是升學壓力、二一斬之類的,還有政府的稅金攻擊之類的神祕能力。文中的角色都是我之前以同學為藍本而寫成的小說寶石勇者裡面的人物,所以定位成外傳(本篇根本連打都沒打)。

  不過不知道當時是太久沒寫做還是怎樣,總覺得文字很不協調,缺少韻律也不通順,因此就放棄寫下去了。    

  ~本文開始~



    第一章  殘破的秘密基地

       到了八月底連喧鬧蟬聲都消失不見了,雖然太陽依舊毒辣但爾而會吹來名為秋意的涼風,熱浪受到玻璃的些微阻擋再傳進房間裡,但即使是這樣對於一般人來說仍是覺得吃不消,房間內的男子脫到只剩下內褲在床上滾來滾去企圖把自己塞進那所佔面積不多的陰影,酷熱加上運動的結果就是讓白色的內褲漸漸被汗水染成透明透出其藜黑的膚色,男人索興站了起來坐進書桌前的椅子開始閱讀學校的行事曆,距離開學還剩幾天該準備的都準備了在離開家前的前一個禮拜卻意外的無聊,他的名字叫作翔是剛升上大學的新鮮人在他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活開始前他得先找點事來做做,要不然他會閒死。

     「或許‧‧‧‧在離開前再去那裡看看。」男子口中"那裡"或許是一個還蠻有趣的地方吧,正在換衣服的他並不知道,在"那裡"等著他的驚喜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大。

       翔哼著輕快的曲調推開綠野仙蹤的大門,之所以會接觸到這個有奇怪名子的地方是因為一年前的一場因緣,那一天他無意間看到有六個高中生用不可思議的力量跟一群在電腦遊戲或是小說中常見的骷髏戰鬥,同樣擁有特殊能力的翔不禁好奇了起來(不過對於骷髏的來源他卻沒什麼在意),想要和他們稍微聊聊,不過那是寒假的第一天又已經接近午夜,趕著回家的翔決定等下一次開學再找機會跟他們接觸。

       沒想等到開學後,翔從他們那裡得知在寒假裡他們的努力拯救了這個世界(真老套,翔心想),那群怪人也很歡迎翔的加入,並且告知了他們的秘密基地的所在位址,之後翔就三不五時的來這裡晃晃。

     「怎麼那麼久啊?」大門後辨識成員的掃描器一直沒有動作,他隱約的感覺到事情不太對勁。

     「展開吧,名為希望的雙翼啊。」在翔的命令下光芒從他背部開始延伸,往外畫出了一個圓弧在末尾又逐漸變的尖細,各種不同的顏色閃過,一雙有著孔雀色的美麗羽翼拍動了幾下然後往內收起交錯地疊在翔的胸前。

     「空忸之羽!」原本翔空無一物的手上冒出了一支淡藍色的羽毛,他鬆開手讓羽毛自行飄到眼前的金屬自動門上,在貼上門的中央後羽毛開始向心臟一樣發出鼓動的聲音,每發出一聲就朝周圍放出一道黃色光紋,很快的由無數光紋組成的同心圓佈滿了整個門面,接著一向給人堅固的印象的金屬居然扭動了起來就像到入咖啡中的奶精一圈圈的往中心-也就是羽毛所在的地方捲去,一個悶悶的砰聲響起門上突然擴出平整的圓洞,翔把握時間用翅膀飛了進去,一進入他立刻單膝跪地往回看,缺口平滑的切面開始產生波浪般的凸出,在藍色的羽毛化成一道藍焰消失後洞口毫不留情地閉合,原本透進來的光線也被阻擋在外周圍回復成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耀之羽!」翔的手掌上浮現一支散發光芒的羽毛吞噬了周圍的黑暗,這就是翔的能力可以喚出有不同功用的羽毛每個能力都有次數限制,有些高達一百多次有些一天只能使用幾次而已,翔到現在還搞不清楚自己到有幾種能力,藉著耀之周圍的樣貌才顯現出來,綠也有好幾個功能不同的房間,資料室、醫務室、會議室,翔先走進資料室探查手中的鏢之羽隨時準備發出,文件區散落了一堆文章,圖像室和工具室也是如此凌亂不堪,不過這裡平常就是這樣子--東西亂無章法的隨意堆疊,雖然基地的副管理員沐恩每天會把複製本分門別類放好以方便查找,但是對於這些原稿他也束手無策,在確認資料室沒有威脅後,翔退了出來往大廳前進。

        在行進的途中身後突然傳出有人從上方躍下踏落地版的聲音,翔高速迴身把鏢之羽的尖端向前刺並停在眼前人影的咽喉上,同時他也感受到一陣涼意逼近他脖子的右側,也看見那物體所反射的光芒。

      「小溫啊,你的奇襲居然被我給察覺了,退步了喔。」看著貼在脖子旁的金屬弦線再看著連接弦線的黑色手套,翔已經確定眼前的這人是這裡的怪人六人組之一,暗殺者--溫‧葛利安。

      「什麼啊,」溫鬆開了右手,弦線立刻捲回了左手的手套內「是翔啊‧‧‧‧‧‧」溫含糊的說完這句話就跪倒在地,翔連忙低身觀看,光茫拉進後他才看見溫的衣服在腹部的位置上有著一大片血跡。

      「今天真倒楣,偶爾才來一次就遇到麻煩的事。」溫背靠著牆壁吃力的說話。

      「你先安靜一會啦,刃之羽、覆之羽。」翔的左右手各出現一隻羽毛,右手輕輕的劃過溫的上衣。

      「會痛喔,閉住呼吸。」翔朝兩邊揭開已經被切割過的上衣,一道黑色的壕溝就這樣霸道的橫越在數塊結實腹肌上,濃稠的暗紅色液體還不斷的往外滲出,翔強忍噁心的把右手靠近,紫色的光膜立刻阻擋生命之源往外的涌洩。

      「剛剛有個自稱火星人的傢伙跑來,」溫臉色有些慘白的呼出一口氣才繼續說:「沐恩、德維特還有顃和天成全被抓了,我受了傷勉強才逃開,躲了起來。」

      「現在的狀況呢?」

      「敵人似乎已經離開了,目前應該沒有危險。」

      「那我送你到醫務室去,浮之羽!」隨著翔舉起的手兩片純白的羽毛從空中飄落,一片鑽進葛利安的背後,另一片則飄在胸前溫就在兩者之間微微晃樣輕飄飄的浮起,接著一路往醫務室飄去。

      「接下來,去主控室看看吧。」

      「壞的那麼厲害要怎麼修啊?我可是社會組的耶。」位於主控室(兼會議室)中央的綠也電腦系統是整個綠也的中樞,所有的命令、監控都必須經由這裡才能完成,翔揭開控制臺下的隔板就聞到一股焦味而且還冒出可疑的濃煙,他試探性的碰了一下隨即爆出了火花嚇的他趕快縮回手,正當在他在煩惱該怎麼辦時,在他的右後側有一微弱的綠色光柱逐漸增強,翔沒多想手中的飛鏢立刻往其位置招呼。

      「EX-01!」隨著這聲命令一隻白色圓形機器人從光柱內衝了出來,替主人檔下攻擊後就飛回主人的肩膀旁邊。

      「翔,你不要那麼神經質好嗎。」光柱逐漸淡去似乎是用某種方法傳送進來的人,看到他翔有些吃驚因為那個人常常一副屌兒啷襠的態度,聽說在他們上次的事件裡的每一場戰鬥他都甚少出手,只知道他擁有許多超越現在科技的武器和道具其餘能力一切不明,翔會吃驚到不是驚訝他會來而是他身上的裝備,除了以前就一直帶著的護目鏡、光線槍外他身邊跟著兩隻小機器人背上還揹著一把狙擊槍靴子裡也藏有小刀,看來他聽到同學被抓走也是非常緊張的想要出一些力。

      「俊,你來的正好,這個你趕快處理一下。」翔指著霹靂啪啦響個不停的中樞道。

      「壞成這樣不可能在短時間修好了,EX-01你去當臨時處理器吧。」白球飛到那一團交纏的線圈前從頂部伸出一隻帶著剪刀的機械手臂開始喀嚓喀嚓的剪剪剪,手臂移動的速度極快甚至出現了殘像,翔有些擔心這機器人會不會把中樞給弄壞了,掉落在地面的線段又被機器人下方伸出的塑膠管吸進機器人體內,不一會原本壅塞的空間變的清爽無比白球完全進入隔板內的空間身上瞬間開了好幾個洞,白色的球加上黑色的洞口讓翔聯想到足球,足球又立刻變成了長毛的足球,從洞孔內伸出的傳輸線取代原本被剪下的線條分別插入對應的接頭。

      「enforce(執行)>>>開燈。」俊試著下命令,基地內的主要照明設備立刻回復工作。

      「小俊,你怎麼知道這裡出事了?」翔把耀之羽給滅掉同時暗暗佩服俊的能力。

      「剛剛收到沐恩的緊急呼叫,不過訊號一下就斷了‧‧‧‧磁碟沒有受損,監視系統會許會拍到什麼。」俊似乎不太搭理翔的問題整個人專注在眼前的機器上,螢幕上出現幾個順時針旋轉的長方形圖示,俊把遊標停在其中一個繪著攝影機的圖示上點擊了一下圖示略為縮小了點,然後整個畫面開始轉換變成一副月曆,遊標一開始就預設停在今天(2003/08/31)於是俊很快的再次點擊。

      「enforce>>>播放。」綠也的語音控制系統正確的完成命令顯示器上出現許多分隔的畫面,每一格都代表不同區域的監視錄影。

      「enforce>>>大廳區,放大。」除了右上角的一塊還存留以外其餘的影像皆消失不見,大廳區的位置移至中間並開始延伸直到擴至整個螢幕為止,翔有點好奇俊是如何在一大堆影像中快速地找到他所要的,畫面是綠也的大廳可以清楚看見入侵者帶著只露出嘴唇和下巴的藍色面具身上穿著白色的大禮服,被抓走的成員都在附近其中身材有些肥胖的沐恩是以一種雙腳跪著上半身整個傾倒並貼在地上的奇怪姿勢倒在角落,另一位成員德維特則維持半跪著惡狠狠的盯著火星人辱罵,兩人似乎都被某種無形的力量壓制著無法動彈。

        當然剩下的那些可以自由活動的人並沒有坐以待斃,綽號教官的顃壓低身體拉進和火星人的距離,敵人見狀身型微蹲右手水平的掃開在他掌尖凝出約莫有三公尺長的紅色光場,教官縱然一跳緊縮著雙腳閃過第一道攻擊但被左手緊接著而來的往右上橫掃的光場擊中,紅刃毫不費力穿過教官的畫面令俊和翔不由自主的抽蓄了一下,好在顃看起來只是昏了過去並沒有性命上的大礙,最後的成員出手了他毫無預警地從地板下穿浮上來站在火星人面前舉著一把沒有弦的弓對著他,火星人冷笑著將光場插入天成的心臟,在被貫穿時天成的身體明顯的震動了一下,他有些愕然的看著透過身體的光場然後癱軟昏厥,火星把手插進口袋緩緩的步離大廳區。

      「enforce>>>NUMBER A,追蹤。」小俊命令後畫面開始自動轉換,每當火星人離開一個區域時畫面就會變動,轉到他下一個進入地區的監視器,入侵者來到了主控室當畫面上的門開啟時翔不由自主的去望了一下現在的大門,在火星人一路走到中樞前在他插入一片磁碟的瞬間畫面就消失了只剩下不斷律動的黑白斑點。

      「真是恐怖的病毒啊,竟然一下就毀掉了處理器。」小俊把玩著剛從讀取器裡退出的磁碟,「我繼續檢查看看有沒有殘留的病毒還有回復其他功能,我剛剛看到小溫在醫務室基地的功能回復後就開始接受治療,現在差不多要結束了你去看看他好嗎?」

        知道有我們在,所以找理由不參加戰鬥嗎?雖然不知道小俊不出手的理由,不過現在不是爭論這件事的時候,翔踏出主控室往醫務室走去,一進門就看見溫染血的衣物已經被脫下平躺在一橢圓型的容器裡,從那裡面透出強烈的藍光可以隱約看見溫的傷口開始聚攏、結痂、脫落,在光熄滅溫直接穿過覆蓋在容器上的薄膜就像沾著肥皂水的手指穿過泡沫一樣只又在經過時有一些沾黏,穿出後薄膜依然完整無缺。

      「還可以嗎?」翔把正面裂開一半的衣服丟給他。

      「沒問題了。」像是要證明一樣,溫抽出絲弦在衣服還在半空中時,手在對開的裂口上穿梭分裂的兩半被跟穿鞋帶一樣的交叉穿線的方法稍微固定,看上去像是一件半敞開的斗蓬,溫隨手把衣服套上。

      『這裡是主控室,醫務室聽到請回答。』在一旁牆上內嵌的螢幕上出現了俊的面孔。

      「我是翔。」翔簡短的回應。

      「我回復傳送功能了,請到酷連結室去我把你們傳到沐恩最後的訊號位置。」

      「就我們兩個去嗎?」翔試著讓俊說出不參加戰鬥的理由。

      「恩,雖然基地登記的成員有二十二個,被抓走了四個,有十五個是幽靈成員(小俊補充:所謂的幽靈成員就像玩機器人大戰拿到很強的機體卻發現它只有劇情關才能出來一樣),至於我嘛‧‧‧‧‧‧我不在這誰把你們傳送回來。」

      「我了解了‧‧‧‧‧‧」

 

        酷聯結室的名字也很怪,像資料室、主控室等稱呼都是翔自己在叫的他們真正的名子跟他們的功能完全扯不上關係、文件室叫討論區啦,會議室叫聊天室之類的,比起那些酷聯結室還好一點,簡單來講就是傳送室可以在一瞬間傳送你去某個地方,雖然不一定要在這個房間才能進行傳送不過聽說這樣比較安全而且科學系統的傳送是唯一,一個只要有座標就可以傳送的裝置,不像魔法師還得親自去過才能傳送。

        房間裡空蕩蕩的環繞式的牆壁透出螢光,小俊的另一隻機器人等在這裡,和剛剛簡單的造型相比這隻就複雜的多,像穿著全套盔甲的騎士配著野地迷彩的外殼塗裝,他一看見翔跟小溫就朝他們飛來。

      「準備好了嗎,我派EX-02跟著你們這樣我才可以在戰場上支援。」俊看著螢幕上已經踏入傳送臺(上面繪有幾個白色的人型輪廓)的倆人

,按下了傳送的功能鍵,酷聯結室再次回復空曠。

     「GOOD LUCK!」俊小聲的祝福道。  

 

下集預告:

昔日的朋友變成了敵人,在火星人殘酷的遊戲下到底該如何才能攻略,戰鬥與否搖擺的天平在一瞬間傾向某點。

下一集    少了一個火的顃    用你的眼睛來見證一切。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恩 的頭像
沐恩

三更有夢沐當枕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