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果想要聯絡沐恩,可以寄信給我喔。(歡迎案讚粉絲團)


在步出長廊後,有帶傘的就各自稱起傘來,也有兩人一起相偕行走的,雨天的木柵少了那一份熱鬧反而油然升起了一份孤寂,走道兩旁林立著好幾個鐵籠,大部分都是猴子,有的貼近柵欄好奇的想要看清楚我們,也有的一溜煙鑽進小洞裡只探出一點頭來窺視著。







  其中最令然莞爾的是一隻灰色的老猴子,原本慵懶的掛在樹上,看我們靠近了就開始慢吞吞的沿著鐵龍爬下,期間還停住順了順自己的尾巴,若有所思的看了我們一眼後就轉身站起,欠著身子用雙腳走進牆上的一扇小門,由於它的動作太過像人類剛下班的工人,同學間暴出了一陣喧鬧聲。

  「牠還有自己的工作室喔。」小哆啦被猴子滑稽的模樣給鬥的樂不可支。

  「搞不好他嘴裡還咕噥著老子今天不爽接客之類的話。」我補上一句,不知道是不是這句話太奇怪了,沒有人接話。

  於是我們就繼續往下一站走去,圈欄裡關著駱馬還有駱羊,看起來就像是長了羊毛的駱駝在那邊漫步。

  「亂配雜交的生物耶。」小哆拉再次爆出一陣驚呼,同時綜合了兩種不同的形象,在動物界是否也是一件痛苦的事呢?混血兒在台灣看起來似乎是受到傾幕的,然而實際上在夜晚照鏡子時他們或許會自問,我是誰?





  之後我們與其他同學會合,一起進了日前一直很有名氣的無尾熊館,內部的造景虛假無比,幾隻無尾熊都是各自的捲曲在樹上毫無精神,繞出為無尾熊館後我們搭上遊園車往上半部的園區前進,一下車就到了爬蟲館,各種冷血動物在此纏繞盤據,鮮豔的蛇麟帶著一種特有的滑膩從玻璃後沉默交疊,除了烏龜以外大部分的爬蟲都不太移動,「這是假的吧?」不少人連連說出這句話。

  在爬蟲館中最吸引人們的目光的是一隻特立獨行的蜥蜴,他用腹部頂在伊跟最高的木棍上,四隻腳掌分別對著上下左右平舉,跟神龍之謎裡的鬥魔鳳吼十分相像。





  在繞過一個彎發現我們班的同學有不少人都癱在椅子上,面露疲態整個常以全被我們的人給佔據,就算是做寬鬆的計算我們也才走完一半的路程而已,而且這一半的一半還是坐車上去的,大家要爭氣點啊,我這胖子都還沒叫累欸。





  好不容易大家開始動作了,在快速的跑過企鵝館之後大家再們口處看見一塊地圖告示板,領隊很高興的說:「只剩下一半路程了,大家加油。」

  等到大家走了兩個小時的亞洲動物區後又在出口處發現一塊牌子,領隊上前一看立刻很有朝氣的對大家說:「止剩下一半路程了,大家....欸?」

  「他們部會從頭到尾都用同一塊牌子吧!」聽到走了那麼久只在地圖上前進了一點點,同學們開始發出哀嚎,不過能怎麼辦呢?大夥兒只好繼續走下去了。

  班上的隊伍開始慢慢分成三大類,一個是什麼東西點到為止就好的走馬看花型,還有什麼東西都細細觀看的生命探索型,以及我們幾個朋友(在上集中的成員介紹)喜歡的的就看久一點,不喜歡的就跑過去的中庸之道型,分成前(走馬看花)、中(中庸之道)、後(生命探索),三個區塊依序前進。

  在這之中我們看過了動作端莊的猴子,跟大象一樣大的粉紅色犀牛以及不斷吸啜地板的河馬群,然後我們全部被一旁放置的雕像給嚇到,那把地板比作水面,所以我們就看到好幾隻河馬半陷在地面下一半浮出,簡直就是活人生吃的河馬板嘛:,再過去有一隻可愛的小鹿石雕許多女生都在那爭相拍照,不過他們都沒注意到鹿的左下方有一隻浮出頭部正張開血盆大口的鱷魚......











  一路上我都是著用相機捕捉動物們的影像,可是不管我找哪一隻他們都立刻背對著我然後拉出一大陀

的"東西"。

  「沐恩啊,你為什麼都去捕捉那黃金的瞬間呢?」樺哥看著我拍的照片,狐疑的說。

  這,我也不知道啊。

  經過遙遠的征途我們總算踏進夜行館內,鴿子跟我們介紹著梟這種鳥類,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鴿子走近玻璃時那些梟就一直盯著他看,雙眼中盡是垂涎。

  在夜行館內還有許多其他可愛的東西,像麻糬一樣軟綿的小豪豬讓我們所有人圍著牠大叫好可愛,不知道豪豬被一群男人圍著有什麼感覺(啊!是有一個女的啦)。





  該館的動線十分狹宰,走起來彎彎曲曲的,有時要轉個彎才能看到接下來的動物,正當我們隨著路線左轉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龐然大物,霎時間我們全部因為驚嚇而呆愣在原地,怎麼會有這麼大隻的東西,而且還拿著掃把跟本畚箕在掃地......搞清楚狀況後大家都笑了,本來想要拍照但有覺得這樣很不禮貌而作罷,臨走前還聽見後面的女生發出的驚呼。

  走到這裡大家真的都累了,不過在我的堅持下還是繞去了恐龍館,沒想到這幾天剛好不用收費,而且門口大大的標示林旺的標本在這裡,為了找尋林旺我們把裡面全都跑過了一遍,鴿子也找到了自己十年前拍照的地方,睽違了十年又拍了一張相同的照片,回去擺在一起應該會很有趣吧。(聽鴿子說標本都褪色了,可是我沒有感覺耶)





  等我們回到出口後才發現林旺就在左邊的樓下,雖然很累不過還是鼓起最後一絲力氣(根據小哆啦的說法,她一點都不會累,別把妳這種武林高手跟一般人相提並論啊。)

  在標本的周圍記錄著林旺一生的經歷,看著看著總覺得林旺是一個時代演進的指標,比起偉人,這種只能沉默的動物或許才是真的用睿智的雙眼看著一切的生命吧,請人拍了一張富有紀念性的照片,我們回到了風雨交加的台北街頭,繼續扮演一群看別人也被人看的動物,庸庸碌碌的存活下去,只是存活下去。





  後記:關於無言的悲劇

  當然是指來逛動物園會很累啊,我一直隱約覺得會有不妥一直到走到一半才想起來,搭火車的時候好幾個人就席地而坐,睡死在地上了,不過身為胖子我大概是來習慣了,反而覺得還好沒有記憶中那麼累。

  此為證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恩 的頭像
沐恩

三更有夢沐當枕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raemon0316
  • ㄟㄟ~~


    你整個人也太晚才出產下集了吧!


    中間都不知隔幾篇雜文了=.=a


    不過話又說回來


    居然抄襲我的圖文並茂


    哼哼~~可惡耶你!


    雖然那天下雨不過跟大家一起玩的感覺還


    不錯吼~


    以後請自動一點...別等到我們死拖活啦


    才要來...@@"
  • tswdysk
  • 其實本來打算換文風


    從"強說愁"改成武俠小說風


    不過是寫了好幾次都覺得很怪異


    最後才決定改回來


    只見多啦大喝一聲


    一股真氣魏然環身


    無數的雨點被盡數閃過


    ......很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