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凱多,我終於‧‧‧只屬於你。」翡翠依靠在自己心愛的人身上,緩緩的飄升被光芒環繞著飛離了瑟費洛,一路升進天堂。

  「黑暗‧‧‧在瑟費洛蔓延開了。」某日翡翠感應到瑟費洛有了危機,於是他瞞著查凱多想要回到瑟費洛‧‧‧‧回去做些什麼,但那力量阻擋了她滿心擔憂的翡翠來到了東京找了一個靈魂和自己相近的女孩,潛伏在她體內並引導她-到瑟費洛‧‧‧‧‧‧

    綻放在瑟費洛的櫻花 第四章 黑夜撫慰

    「公主‧‧‧翡翠公主殿下‧‧‧」克雷夫掙扎的扶著魔杖想站起來但是一個不穩又頹然的倒下。

  「克雷夫‧‧‧‧」翡翠走至導師的身邊輕輕的扶起了他愛憐地說:「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裡辛苦你了,你和小光他們做的很好,接下來就交給我吧。」翡翠的手中發出了溫柔的光芒悄悄地掩住克雷夫夫的疲累和雙眼,導師就在公主懷中沉沉地睡去。

  「克雷夫先生!」小櫻抽出了風準備發動,

  「放心,我只是讓他休息一下而已,」翡翠將掌心相對喃喃的唸動咒文在兩隻手之間冒出了四個透明的小球,她把手朝左右敞開小球立刻飛向克雷夫他們在觸碰到他們身體的瞬間球體放大到剛好可以容納小光那幾個人的大小並將之包覆在其內,「這樣他們就不會受到惡夢的侵擾了。」

  「妳到底是誰?」小櫻沒有放鬆警戒隨時準備出招。

  「我是這個國家前任的公主,我是為了瑟費洛才會附在知世身上回來的。」翡翠攤開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

  「附身?回來?妳是‧‧‧鬼~~~~~」小櫻的幽靈恐懼症再次發作讓她下意識的想要像平常那樣躲到知世身後,這動作讓她想起了知世仍在昏迷當中使她回復了勇氣,「我不會讓妳在這作祟的。」

  翡翠笑了笑走近小櫻伸出手,後者閉上眼睛緊握住魔杖連手指都泛出白色,公主持續伸手然後輕輕撫摸著她的頭。

  「!」小櫻驚訝的睜開眼睛凝望著翡翠。

  「我回來是為了要封印惡夢蠱毒的,」翡翠的表情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說了下去「但是以我現在的力量要封印蠱毒勢必會動用到知世的生命能量。」

  「那知世會怎麼樣!」

  「知世她‧‧‧會死」

  「妳不可以這麼作!」小櫻跑到知世面前,護著她。

  「請妳諒解,我必須拯救瑟斐洛的人民。」翡翠把頭轉開不敢直視小櫻的臉。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嗚!」翡翠沒有回答反而發出一聲痛苦的低呼,黑霧呈螺旋狀從翡翠胸口處刺了出來尖端像剝香蕉皮一樣散開回轉將翡翠纏住。

  「原來妳回來是為了封印我啊。」知世突然竄起從背後抓住小櫻「只要我得到了星之力妳就奈何不了我啦。」捆住翡翠的黑霧支條又分出許多更小的支條牢牢的困住翡翠,此時蠱毒狠狠地抓住小櫻的頭往自己靠近。

  「不‧‧‧不要!」隨著距離的縮短小櫻胸口漸漸浮出一顆光球並開始往喉嚨移動,光越來越耀眼在兩人的嘴唇快要碰到時光球已經來到了口腔。

  「什麼!」光球不等蠱毒貼上就逕自衝出撞退蠱毒然後在空中膨脹成人型。

  「可惡!又是誰啊!這已經是第三次了!」知世從地上坐起看看是誰又來阻擾她,光影猝然退去遂深迷人的眼睛先顯現了出來,再來是寬闊穩實的肩膀、如黑夜一般的衣服,翡翠情不自禁的叫出他的名子-查凱多。

  「不是只有妳一個人想到附在別人身上回來。」對於翡翠的疑惑查凱多輕描淡寫的代過他嘆口氣感慨的說:「最後妳還是選擇了瑟費洛。」翡翠點了點頭。

  「罷了,從我愛上支柱‧‧‧‧不!從我愛上妳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了,妳是絕對不會丟下瑟費洛的,翡翠‧‧‧只要將我們的靈魂燃燒殆盡的話,不需要使用那女孩的生命能量也可以封印蠱毒。」

  「可是,察凱多你‧‧‧」

  「不用說了,」查凱多打斷翡翠的話「我的決定從一開始就沒變過。」他牽起了公主的手黑霧荊棘瞬間被氣化,他們雙眼直視彼此下一秒兩人的身型已移動到知世旁邊爆炸性的光芒把三人所在的空間完全吞噬。

  這時小櫻才回過神來,查凱多的話傳進她的意識裡‧‧‧將我們的靈魂燃燒殆盡的話‧‧‧

  「靈魂殆盡‧‧‧不就是消失嗎?不行!我一定要阻止!」櫻眼前的光爆凝聚成圓型不透明的場,它的周圍散出波纹似的光圈每一波都像有實體一樣將小櫻往後推。

  「劍!」利刃的寒光一閃,鋒芒勢如破竹地斬斷所有的波纹但是光球併出一模一樣的光刃兩道劍光就在空中相撞互相抵銷,餘波猛烈的暴散小櫻被強風刮起撞上了皇宮的牆壁。

  「我一定要‧‧‧阻止‧‧‧‧」她勉強的想要站起,但強烈的疼痛像潮水一樣淹沒她的意識。

                         綻放在瑟費洛的櫻花 第四章 黑夜撫慰 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恩 的頭像
沐恩

三更有夢沐當枕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