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8 星期一 夢中天氣:不知 夢中心情:略緊張
 

CCO圖片來源

  夢的最開始我們家看到一台飛碟從天空飛過,所以發現外星人要來入侵地球,後來不知怎麼的就知道了牠們的計畫:來台灣騙人投資,把金流引到外太空,我們發現外星人已經在開融資說明會了,急急忙忙要跑去阻止。說明會是在租借的大會議室進行,現場有擺放看起來很高級的Buffet,但我們家的人都因為著急沒有去動。
  
  我們在會場裡遠遠看到外星人竟然正在跟我大姑姑講話,火速跑過去,還沒跑到就看到兩人似乎很愉快的結束談話,外星人在我們跑到前也離開了,我們跑到姑姑前面,立刻緊張得跟她說絕對不能投資剛剛那個人,還沒講原因,大姑就回說當然不會啊。

  「那個人對產財務一點概念都沒有,我怎麼可能會投資他的東西。」大姑看上去有些輕視外星人的表現。

  雖然覺得因為他是外星人對地球的財務沒有概念應該無可厚非,但是我們家人都因為大姑沒有被騙感到安心。

2018/01/12 星期五 夢中天氣:隕石 夢中心情:普通


CC0圖片來源

  夢到有點像廣告,連續用不同角度快閃兩個相同場景的夢。

  第一次的畫面是火山爆發,密密麻麻黑壓壓的恐龍在奔逃,一隻土撥鼠之類的生物站在地勢比較高的地方看著這一切,這時有旁白髮出:『恐龍要滅絕了,我是哺乳類,不關我的事。』

  第二次的畫面是近距離迅猛龍臉部特寫,牠的臉側向左邊,眼中印著火光,一樣的旁白再次響起:『恐龍要滅絕了,我是哺乳類,不關我的事。』

附記:

  我覺得這個夢好像跟那個『他們帶走ooo,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ooo……他們帶走我,已經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的小故事類似。

2018/01/19 星期五 夢中天氣:晴天 夢中心情:覺der累


(這是去玩大型實境遊戲時拍的照片)

  夢的開頭是殭屍瘟疫爆發,說殭屍好像也不太對,因為發病的人好像都還活著,就是人類會失去理智變得很有攻擊性,不顧一切撲咬沒被感染的人,被咬到的也會變成相同的狀態。

  接著鏡頭轉到蠟筆小新的野原一家,他們被攻擊,但是都沒有發病,似乎不受這種疾病影響,一開始他們還是躲在家裡,但經過一段時間的心裡準備後,他們下定決心,要發揮這樣體質想辦法改善態勢,最後幾幕就是他們神色堅定的在打包行李,出門去。

  看來這是屬於他們的故事,我在這邊似乎是擔任一個可憐的配角,當輪到我的戲份的時候,我正在某間高中裡面,被殭屍窮追猛打,好不容易甩開了,跑進離殭屍稍遠的教室裡,正想要喘口氣,有某個人跑給殭屍追,經過我所待的教室外面,我從教室窗戶看到人影先從走廊竄過去,殭屍才跟上來,似乎原本追的人已經跑沒影了,又看到躲在教室裡的我,逼得我不得不再次逃跑轉移。

  好不容易又跑到另外一個可以休息的地點,結果一模一樣的事情再次發生了,我就這樣被追了一個晚上,隔天整個人累到不行,好像沒有睡過一樣。
  
2018/04/18 星期三 夢中天氣:晴天 夢中心情:緊張

  這應該是我今年第三次夢到殭屍,為啥呢?不是早就退流行了嗎?


(同上一篇)

  夢裡正被殭屍圍攻,我跟一群人東躲西藏,最後跑進一座大宅子裡避難,看起來是稍微安全了點,幾個同伴各司其職,有些人找木材封門封窗加固防禦,有些人身上塗著殭屍的血掩蓋氣味,畫著殭屍妝,在外頭監視殭屍的動向(我還看到有殭屍跟那個同伴打招呼,不確定是化妝技術特別好的別的同伴,還是一個很有禮貌的殭屍)。
 
  我是負責找木材的,到到一半,我瞄到一具時鐘,突然發現已經過了上班時間了,整個緊張起來,想要趕快找一台電腦寄信給公司說要請假,在宅子裡接連跑了好幾個房間都沒找到,最後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了:『趕快醒來,回房間寫 E-mail'的念頭。

  醒來時,發現才凌晨四點半,而且再也睡不著了。

  

2018/06/20 星期三 夢中天氣:晴天 夢中心情:森七七
  

(同上一篇)

  又是殭屍夢,難道這些是一個系列嗎?

  夢裡我跟家裡人躲殭屍,跟一大群人跑到山上,不知道為什麼下著雪,山上有兩間小木屋,一間看起來比較新,另一間則比較陳舊殘破,人群分成兩組人馬分別躲進不同的木屋,比較新的那間被攻破,裡頭的人只好再跑到舊的那間來,雖然外表很破,但意外結實,殭屍完全攻不進來,這時『實驗』兩個字突然跳進我的腦海裡(我忘記我是躲到哪間去了,但是我好像有印象從破的那間的窗戶看到漂亮的那間)。

  大家鬆一口氣後,發現小木屋裡食物飲水都很豐富,還連通到更多設施,有一間類似學校的地方,有教室有操場,不知道為什麼有人開始開課。夢裡我去聽某堂課,我沒很專心,不知道什麼時候課程,變成一場聚會,而媽媽、妹妹、阿姨正在台上敬拜讚美,似乎是選了一首新歌,她們唱的很不熟,在某個段落結束接下一段時卡住,沒有唱出來。我對那首歌的旋律還蠻熟的,但不記得歌詞,抬頭看到黑板有字就以為是歌詞(但似乎是上一堂課留下來的),就大聲的唱出『TB~』。

  明顯唱錯,我姑姑還從前面轉頭回來瞪我,覺得丟臉不說,事後我媽媽不知道為什麼覺得TB是變態的意思,認為我在藉機罵人。辯解一陣子我越來越火,最後跑回設施的入口,那裡有鐵閘門擋住外頭低吼的殭屍,生氣我想要跑出去給殭屍咬死,在開門的前一刻我突然想通這整個事件都是有人策畫出來的實驗,想要看人在極端壓力下惱火時會發生什麼狀況,雖然想通了,但我實在太生氣了,明明知道開門後整個設施就毀了,但掙紮了一下,還是伸手把門打開。

2018/06/26 星期二 夢中天氣:晴天 夢中心情:強烈的痛苦
 

CC0圖片來源

  夢中我是用第一人稱看別人的故事,雖然是同步的感官,但行為跟決策我沒有在控制。

  一個還不滿二十歲的女孩似乎有點心理疾病,但不嚴重,為瞭解決這個問題,女孩跑去催眠。第一次的催眠似乎引發了不良的後果,她的症狀加重了,為此母親罵了她一頓,並且禁止她再去催眠。

  但女孩不信邪,又跑去找催眠師,對方要她想像正在看電視,問電視裡有什麼畫面,女孩看到北歐海島海濱影像,似乎是冬天,天陰陰的,顏色都裹著一層灰白,畫面移動,某片岩壁一叢海草的生長排列出一個符號,女孩好奇地伸手去觸碰畫面。

  下一刻,她發現自己真的在觸碰那些海草,驚愕地回頭,人正站在之前畫面看到的島嶼海岸中。

  我沒看到她怎麼返家的,只知道她在返家途中發現自己大約喪失了三個月左右的記憶,這段時間怎麼從家裡跑到歐洲來的一點也不記得了,她又驚又懼,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回到家時發現母親似乎正要動怒,她情緒失控,跪在地上哭喊:「媽媽求求妳不要罵我,求求妳不要罵我,我現在不能被罵,拜託妳好不好……」接著痛苦地嘶喊起來。

  夢裡我幾乎是同步她的情緒,所以她驚慌失措,無法解釋自己的狀況,又怕母親不能理解,壓力潰堤的情緒也衝擊到我,導致我醒來以後心情不太好。

本文圖床使用:https://www.flickr.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恩 的頭像
沐恩

三更有夢沐當枕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