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自己喜歡的人幸福,我也會很幸福,所以我一定會守護著妳,小櫻。

 

    綻放於瑟費洛的櫻花 第二章 知世的夢之澆灌 重要的東西「吼!」小櫻騎在小可身上閃躲著怪物的攻擊,一發火炎打中了正要撲上來的肉球。

  「謝了,小可。」星之鑰無力地貼在小櫻的胸前,她剛才試過了,在夢境中似乎沒辦法使用魔法。

  「呀-」劍光一閃,三隻怪獸分別被切成兩半,小光等人加入了戰局。

  「小海,快一點,小櫻要被抓走了。」小光提起劍英勇地衝向.....小可 (注1^^b)

  「等一下!他是小可啦!」小櫻急忙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小光用劍身狠狠地敲了小可的頭。

  「哇啊!」小可一痛下意識地回復假象才剛坐下來摸著頭上的大包又被從他背上掉下來的小櫻壓個正著。

  「小可,你還好吧!」小櫻急急忙忙地站起,察看小可的傷勢,只見他兩眼轉個不停,昏倒在地上,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小光雙手和十頭低低地向小可陪不是,這裡是一座山洞,在小可昏厥後被小光帶到這裡來休息,儘管小光怎麼道歉,小可仍是盤腿坐在石頭上背對著小光生悶氣。

  「欸,小光我跟妳說,先這樣...然後這樣...」小櫻在小光耳邊不知道說些什麼。

  「小可,不要生氣了啦,等回到東京,我請你吃楓的蛋糕和金太的章魚燒,好不好?」小光注意到小可的耳朵明顯地動了一下。

  「起司蛋糕...」小可小聲地說。

  「什麼?」

   小可轉過頭來臉上掛著陶醉的表情說:「還要再加上嵐的起司蛋糕。」

  「成交!」小光握住他的手。

  「現在我們要怎麼做呢?」小櫻看著外面橫行的怪物,擔心著知世的安危。

  「克雷夫說要我們先等他的指示,再行動。」小風體貼地按著小櫻的肩膀,要她不要擔心。

  就在這時一顆淡藍色的光球慢慢增強漂浮在眾人之間,克雷夫溫柔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妳們還好嗎?」克雷夫的臉映照出來,憂心地問「我花了比我想的還要多的時間,妳們是不是遇到了一些怪物。」

  「克雷夫先生,為什麼知世的夢裡有怪物,她會不會...有危險..」小櫻擔心的就快要哭出來了。

  「妳放心,那些並不是壞的東西,妳們現在位於知世的表意識,還沒進入她的夢。」克雷夫伸出手輕輕地摸著小櫻的頭,安慰她。

  「那麼,那些是什麼東東啊?」小海疑惑地問。

  「是免疫系統,人類在精神上也有免疫系統會防止異物入侵,穿過免疫系統後就可以進入知世的夢了,我會引導妳們,但是進入夢中以後,我就沒辦法繼續通訊了。」克雷夫的臉色暗了下來「接下來是最危險的部分了,妳們要小心,不要讓她的惡夢成為妳們的,要不然妳們會永遠醒不來。」

  「小光,小海,小風,妳們先回去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我不能讓妳們陷入危險之中。」小櫻堅決的說。

  「真是的,我們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過,這點小意思我們哪會放在眼裡。」小海兩手搭在小櫻背上,把臉靠在她的臉頰旁邊。

  「妳會這樣想就代表妳把我們當作朋友,我們也是絕對不會棄朋友於不顧的人。」小風也把手搭上。

  小光露出了微笑,只說了一句話:「我們走吧。」

  「謝謝....」



  在經過了數個小時的殺敵後大家的體力都到達了極限,小光手中的劍不知斬斷了多少怪物,小海開口抱怨道:「這些怪物怎麼都殺不完啊。」

  怪物以可怕的數量接近,將他們包圍起來。

   「克雷夫,你有什麼辦法嗎?」小光問。 

  「我不知道,一般人的防衛體應該不會那麼強烈才對。」克雷夫在夢外已經用盡全力消除小光等人的疲累感,但怪物地出現的速度遠超過他治療的速度。

  「大家快坐上我的背!」小可展開雙翼載著大家往天空飛去(好重啊^^)。

  怪物抬頭看了他們一下,隨即開始扭動身體背部漸漸彭大,好像有什麼東西掙扎地要出來。

  「他們在想辦法適應。」小光驚呼。

  怪獸凌空飛起,翅膀上沾著噁心的黏液,一開始他們飛的很慢,甚至有點搖搖晃晃的,小可一下就把他們甩在後面,但隨著飛行的時間越久,它們的翅膀從原本的薄膜轉成了豐潤的羽翼,甚至連它們的外型也在變,原本醜惡的怪物愈來愈像人類,閃耀的金髮,就像天使一樣散發著光芒(注2)。

  「他們來了!」

  怪物速度快到不可思議,只見白色的殘像一閃,怪物已經逼近小可身邊, 他們揮舞著金色的長矛與小光他們纏鬥著。

  「那個是?」小櫻看見前方有一層厚重的雲阻擋了一切視線。

  「那是夢境屏障,知世現在就在裡面。」克雷夫用手指著雲層一個看起來較為薄弱的地方「從那裡衝進去。」他指示道。

  「好。」小可加快速度衝進雲層,薄霧如水廉般往左右展開,不一會它們卻從同一個地方衝了出來。

  「怎麼回事,我們不是進去了嗎?」小海問。

  保護體仍與他們對峙,四周景色與剛才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小櫻消失不見了。

  「只有她獲准進入,現在我們只有等她了。」克雷夫看著逐漸聚攏的保護體淡淡地說:「他們來了。」

    

  「我找不到,我想不起來,在哪裡...到底在哪裡?」知世獨自坐在黑暗陰冷的鐘乳石洞裡,她被關在這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忘了自己是誰,忘了一個重要的名子,她盲目的尋找一個東西,只要找到那個,她就一定可以回復記憶。

  「到底在哪裡?」知世的聲音在山洞哀傷的回蕩,她無力地蹲在地上望著眼前的懸崖,底下是無盡的黑暗與萬丈深淵。

  「大家都到哪裡去了。」小櫻站在陰濕的洞窟中,無力和恐懼湧上心頭,讓她想要坐下,一步也不動,在恍惚間她想起了克雷夫的話:「不要讓她的惡夢成為妳們的」小櫻站起來用力甩甩頭。

  「不會有問題的,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她開始輕聲呼喚知世的名子。

  「可惡!」小可倒在地上喘氣,他的翅膀上沾滿了血,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他們抵抗了好久,但保護體的數量不降反增,他們突然串上天空在空中排出一個巨大複雜的圖形,光芒強到令人睜不開眼睛。

  「知世、知世。」從懸崖底下傳出了陣陣詭異的呼喚,知世往底下看去,發現有另一個糢糊的自己。

  「知世...?這是我的名子嗎?妳認識我!」

  「沒錯,我知道妳的一切,妳一直在找的東西也在我這裡。」那影像露出和知世全然不同的邪惡笑容。

  「請妳把它還給我,還給我!」知世激動的伸出手。

  「我不要。」她的影像漸漸沒入黑暗。

  「不要走!」知世叫道,崖邊的石緣突然崩毀,知世掉進那遂深無底的洞穴裡,知世緊閉著眼睛不敢直視前方的黑暗,她的影像她呈相反的方向,頭上腳下的和她一起掉落。

  「沒錯,就是這樣,和我一起墜落到黑暗中吧...」

 

  「知世!」剛從一個迂迴的洞窟探出頭的小櫻,正好看見知世落入崖下,她跑向穴落旁,低頭俯視,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

  「知世...」眼淚從小櫻的眼框中奪出,過去的點點情懷浮上心頭。

  「小櫻,笑一個。」知世溫暖的微笑。

  「小櫻,來換衣服吧。」知世溫柔的安慰。

  「知世!」小櫻的眼淚滴在星之鑰上,接著它併出了光芒,夢卡衝向天空,灑下了許多的亮光,照耀了整個夢境。

 

  「那是什麼?」小光注意到有一張卡片在天上閃耀,它柔和的光佈滿了整個空間。

  「魔法力...」小風驚訝地看著自己的手。

  「回復了」小海喃喃道。

  所有的保護體將力量集中在圖形中央的保護體上,他手中的長矛漸漸彎曲變成了一把長弓,保護體拉起弦,光柱以雷霆萬鈞的氣勢射向小光他們。

  「防禦之風!」風壁硬生生地接下這一擊,但是薄弱的風壁就快要潰散了。

  「我不會讓它破掉的!」小風用雙手死命地抵擋,她用盡了每一份心力,雙手早就失去了知覺。

  「小風,撐著點,我來幫你。」她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傳進她體內,風之壁竟然開始將光柱往回推。

  「克雷夫,你怎麼會...?」小風詫異地問道,畢進克雷夫就是要和她們維持通訊都已經很困難了,更別說把力量傳進來。

  「這是小櫻她的力量,她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孩子啊。」在現實世界中夢卡也在散發著光芒,夢卡成為了夢境和現實的連結。

  雖然有了克雷夫的幫助,但是如此強大的能量,小風再也無法負荷,她被迫往後退,腳跟陷進了泥土裡。

  「加油,小風。」小海和小光分別把手疊在小風手上,小風臉上洋溢著幸福之情,並把所有注意力擺回光柱上,光柱開始動搖,被壓回保護體那,最後能量被壓縮至極限時,保護體那發生了爆炸,震波撼動大地,暴風吹起,保護體們非死即傷,剩下的保護體開始撤退,小光等人精疲力竭地用劍撐著身體。

  「現在只希望小櫻她會成功。」小可望著雲層憂心道。

 

  夢卡灑下的亮光,追上了知世,假知世在受到光芒的照耀後形象愈來愈淡,終於消失在光亮中,知世慢慢的張開眼睛,在閃光裡她看見了她的回憶。

  「從今以後我們就坐在一起囉,請多多指教。」一個棕髮碧眼的女孩微笑地對知世點點頭。

  「妳沒有橡皮擦啊,來我的給妳。」知世從她手中接過的是,一塊粉紅色的橡皮擦。

  光芒散去,知世看見了小櫻用了翔朝她飛來。

  「小櫻!」知世朝她伸出手,在兩隻手碰觸的瞬間,強光掩蓋了痛苦和悲傷。

  當視線回復時,小櫻正抱著坐在床上的知世哭泣。

  綻放於瑟費洛的櫻花 第二章 知世的夢之澆灌 重要的東西 完

    注1:小光不知道小可會變身。

    注2:到底誰說天使金髮的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恩 的頭像
沐恩

三更有夢沐當枕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