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房間裡,鍵盤敲擊聲不絕於耳,螢幕反射的光芒映照在鹿目詢子的臉上,充滿彈性的短髮在熬夜的催逼下有些失去光澤,詢子看也沒看的伸手抓起咖啡杯,湊到嘴邊時才發現杯子已經空了。

  「來。」鹿目知久在旁邊輕笑著,手上的咖啡壺為詢子注滿了熱騰騰的咖啡。

  「妳在擔心她嗎?」知久問。

  「她是我的女兒,沒什麼問題解決不了的。」詢子自負的說,但是螢幕上撰打的內容還是洩露了她的心情,從剛才到現在來來去去的只有不停修改的標題,從社長改組到讓白癡社長滾蛋,或是現在螢幕上大大的當上社長後天下至霸統一商業圈計畫,都證實了詢子目前的心根本不在工作上。

  「我要出門,妳要一起去嗎。」知久拍了拍手邊已經裝箱的簡易移動廚房。

  「那麼晚了你要去哪裡?」詢子看了眼已經四不像的標題,連存檔都懶的存就關掉了電源。

  「教會,」知久幫著收拾筆電背在身上:「Q比給我的通訊錄上面有所有魔法少女的緊急聯絡人,現在似乎都在那邊集合的樣子,比起一個人悶著頭擔心,大家在一起會更好吧。」

  「真拿你沒辦法,」詢子插著腰笑了:「明明自己也擔心的要死,卻還想要去鼓勵其他人。走吧,我開車。」


  魔女不斷的降下齒輪,極具破壞力的虹光也不惶多讓地四處流竄,不過對四人齊聚的魔法少女們來說完全購不成威脅,學姊手中的巨大槍械一擊就毀掉了一大片的齒輪,杏子的結界也擋下了漏網之魚,虹色光束則被小爽用肉身擋下,反正要不了多久,身上的傷馬上又痊癒了。四人邊應付攻擊邊向魔女靠近,甚至有時還有餘力對魔女本體發動攻擊,複數的攻擊更容易形成時間差,魔女的時返顯得無用武之地。

  「那是什麼?」發出驚叫的是小圓,眾人裡對於魔力最為敏感的她發現了不對勁,魔女的頭部湧出一道紫色的漩渦,明明是在平面的天空中,漩渦的中心卻詭異的向內凹陷,深邃不見底。很快的漩渦內部有東西鑽了出來,三眼的巨型人魚、酷似布娃娃的可愛人形、頭髮由植物構成的女體,長著翅膀的電腦螢幕。曾經擊敗過的魔女穿越了時空來到結界之中。

  「起士~」夏洛特看見了麻美開心的叫著。

  「我不是起士!」學姊架起四把槍疊合在一起,一絲絲金色的光流纏繞上去。

  「這人魚怎麼看起來有點面熟。」小爽歪著頭疑惑道。

  「這就不用探究了啦。」杏子平舉雙掌,狼狽的勸著。

  重生的怪物比較弱,這不變的法則在這邊也適用,更何況是獲得新力量的愛勇氣希望魔法少女們,魔女很快的被擊退,但是時之結界中魔女們也很快的又能重生,加上魔女之夜時不時的攻擊,戰況越來越艱苦。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啊。」學姊在第四次把夏洛特從頭上拔下來以後,隨手變了罐番茄醬抹在頭上,覺得不放心又加上芥末和辣椒,最後又優雅的灑上很多黑胡椒很,如果情況允許,她還想再多擺些胡蘿蔔青菜之類的上去。

  「為什麼妳會放恭介的音樂啊!妳是誰啊!」小爽追著人魚魔女猛打,杏子仍然在旁邊打哈哈。

  「沒有什麼辦法嗎?」Q比抬頭詢問。

  「這些魔女會存在是因為小焰的關係,如果能夠直接救回小焰的話應該就……可是……」小圓欲言又止。

  「所以說,做得到囉,」不知何時回到身邊的杏子舞動著長槍,將委員長魔女的使魔們用槍身甩開。

  「本來是想先將魔女之夜回復成哀嘆之種,再把小焰的精神分離出來,如果情況允許的話,其實也可以在魔女狀態下進行,不過這樣我就沒辦法繼續戰鬥,我怕……」

  「少自命不凡了,這裡才不需要妳。」杏子腳底浮出巨大的九節槍,「現在需要妳的,是那個傻姑娘,跟我一樣用無聊的姿態偽裝自己的傻姑娘。」槍身蜿蜒的繞行,一口氣貫穿三四隻魔女。

  「去吧,小圓。這裡暫時不用擔心了。」學姐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著起士丟魔女,每丟向一個,夏洛特就變成巨蟲型態撲過去撕咬著。

  「我知道了。」小圓下定了決心,腳下浮現複雜的法陣,整個人瞬間的沉了進去。

  「我也去。」Q比隨後跳了下去。

  
  小魔女本身就不是實體存在的生命體,是由精神所構成,因此魔女的內心其實就是魔女的身體裡。時間魔女的體內非常混亂,各樣時空的可能性都在其中交錯,小圓不知道自己已經走了多久,常常一不小心就被時空的幻覺矇蔽耽擱。好在每次失去自我之後,都會被Q比點醒,繼續在這如夢似幻的境界裡蹣跚向前。

  「這裡真是個危險的地方。」小圓心有餘悸的說。

  「因為這裡是比結界更加深入的魔女體內,要是一般人類誤入的話,恐怕在瞬間就會死亡吧。」

  他們邊說邊前進,最終來到一個相對穩定的地方,像是公園鋪磚的地面,中央有一灘積水,一隻渾身溼透的貓坐在那裡。

  「小焰,妳是小焰吧。」小圓跑了過去用身體溫暖著對方,她知道在人的心像內,主體意識可能會以任何形式存在,這隻不論氣質與相貌都與小焰相似的黑貓,一定就是小焰的內心,她往後仰躺開始對小焰說話。

  「小焰,我終於找到妳了。」小圓露出了寬慰的笑容:「我跟妳說,小焰。我已經全部都想起來了,不管是妳為我做的努力也好,還是妳只能強吞強忍的痛苦也好,我都知道了。小焰妳不用再擔心魔女化的事情了,Q比雖然讓我們十分痛苦,不過那都是為了保護我們……」

  「呃……小圓,我在這裡。那只是一隻普通的黑貓而已。」小焰的臉龐出現在小圓仰躺的視線中,小圓慌慌張張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手中的黑貓也從一開始突然被抱住的愕然回覆,掙扎的從她懷中跳了出來。

  「為什麼這裡會有一隻普通的黑貓啊!」小圓哭笑不得的大喊。

  「大概是被捲進來的吧。」小焰用手輕摸著在她腳邊尋求慰藉的貓。

  「這不是心像成影,是真的小焰。」Q比從暗處跳了出來,上下打量著:「魔法少女本身還存在於魔女體內,這是不可能的啊。」

  「那是因為我根本就沒有變成魔女。」小焰冷冷的回答,積水的影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駭然的影像,像是心臟肌肉的組織韻律的鼓動,上面嵌著緊靠在一起的哀嘆之種與靈魂寶石,靈魂寶石裡頭竄起陣陣的黑影,很快的又被旁邊的哀嘆之種吸收進去。

  「被捲進這裡來後,我看到了無數的過去未來還有平行世界,也了解了許多事情的始末。」景象再次改變,許許多多小小的畫面浮載於空中,上面是無數次小焰與魔女之夜對峙的影像。「從我第一次對抗魔女之夜時,我就存於魔女之夜體內,在每次與我的戰鬥中,都將一部份的自己殖入我的靈魂寶石,好完成我被吞吃的事件,為了……得到我的能力。」

  景象又回到了小焰的病房,從靈魂寶石中湧現的大批黑泥沒有導致寶石破裂,反而毫無止境的流出,覆蓋住寶石,覆蓋住小焰,覆蓋住一切。

  「那太好了!」小圓牽住了小焰的手:「我們只要取回妳的寶石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我已經不能離開這裡了,」小焰緩緩的退後,沒入了黑暗之中:「魔女在我心中植入了很多很多的絕望,如果離開,我一定會變成魔女,」兩行清淚在黑暗中微微的發光:「我沒辦法控制……就算是現在妳在這邊,我也感受不到任何希望。」淚光越來越微弱,最終也被黑暗遮掩,地板扭曲變形,從裂隙中伸出黑色的觸手。

  「快走吧,小圓。然後擊碎我的寶石,讓我解脫。」

  「小炎!小炎!小炎!」小圓大聲的呼叫著,用特招迴避四面八方觸手,但是黑暗中,沒有傳來任何一句回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沐恩 的頭像
沐恩

三更有夢沐當枕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