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果想要聯絡沐恩,可以寄信給我喔。(歡迎案讚粉絲團)


許多武術皆是以修生養性為號召,強調鍛鍊身體的同時心靈也得到了昇華,不過有些人的脾氣就是硬的跟反飛彈裝甲一樣,肉體已經鍛鍊成霹靂無敵鐵金剛了,他的心性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改善,要不裝模作樣一陣子,不了多久就會故態復萌了。

  我對世界上所有武術的有著排斥感(合氣道除外),也不是說我真的那麼厭惡這種東西,只是從小到大總是有一些學過武術的人對我動手動腳的。

  當然也不是全都是惡意的攻擊啦,不過本人的塊頭頗大,對練武者來說自然是實驗技巧的最佳對象,第一次與武功的惡交是發生在小學的時候,當時我正用我第二本作業簿偷寫當天的作業,突然班上一個練柔道的同學把我叫倒走廊去,當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時,突然被衝進懷中一瞬間就被側摔出去(不過也因為如此這招被我學起來了,國中時我哪來摔了一個要打我的人)。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文章的來由其實也蠻怪的,當時我因為重考而好一陣子沒有動筆寫東西,剛好又發生教育部長被痛批的事件,我就想來寫一篇惡搞小說。架構大概是部長為了要讓台灣的學生能力衝起,因而要對學生進行洗腦計畫並消滅所有的娛樂。    

  為了達到目的,他選擇先對學生裡面具有特殊能力的人下手,當時還想了不少"教育"技能,像是升學壓力、二一斬之類的,還有政府的稅金攻擊之類的神祕能力。文中的角色都是我之前以同學為藍本而寫成的小說寶石勇者裡面的人物,所以定位成外傳(本篇根本連打都沒打)。

  不過不知道當時是太久沒寫做還是怎樣,總覺得文字很不協調,缺少韻律也不通順,因此就放棄寫下去了。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些日子因為某個契機,回想起小時候看到過的一則童話故事,故事的大意是這樣的:

  一個印度(還是非洲,忘了。)小男孩再生日時得到了一套新的衣褲和一隻綠色雨傘(非洲要雨傘幹麻,所以應該是印度吧,不過我好像也有印象他拿到的是新鞋子欸,啊!不管了。)男孩高興帶著禮物到叢林裡去散步,一不小心走的太深入了,居然遇到了棲息在樹林裡的三隻老虎。

  老虎看上他身上的衣服,就要脅道把衣服交出(這是一種強者剝奪弱者隱喻嗎?)否則把他給吃了,小男孩下的嚇得趕緊脫個精光,一溜煙的跑開,不過又捨不得自己的禮物所以躲在不遠處觀看著老虎們。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據說某些高僧可以在打坐時進入一種"入定"狀態,在那段時間他可以什麼都不想,靜靜的與萬物合一。

  我發現我也有相同的能力,只是我的狀況與其說是放空,倒不如用"當機"來形容還比較洽當。

  相信許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常常在做某些機械化的動作的時候靈魂不知到神遊到哪裡去了,等到回過神來原本熟悉的動作早已變的荒腔走板(例如到水到出杯子外啦、襪子穿不成雙啦,一不小心吃下兩倍份量的高熱量食品之類的)。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之前為了作業寫的東西,看看覺得不錯就放上來了(雖然沒有任何意義)。

  以後如果有機會,會補上照片和地址。肉圓

  這家肉圓吃起來非常清爽而外皮有嚼勁,還有一種淡淡的甜味,有空可以去試試看這家店。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發上癮了,再來一枚。你將跨過我的身體,

  無視我微弱的呻吟。

  你將輕淺的一笑,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怎麼搞的前幾天晚上居然失眠了,怎麼樣都睡不著的情況下,就一直盯著窗戶看,看到天色慢慢轉亮,再起床去教會。

  看著看著,居然有想寫詩的念頭,於是就試寫下面的這首詩,當然我並不是什麼好詩人,這種"文字長短句"大家有空在看看就好。~本文開始~

  天色靛藍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翻自己的舊聞時找到的東西,老實說我不知道這該不該算是一種夢,這是有一次我在看書時腦中突然出現的畫面和聲音,本來想分成極短篇小說,但又不太像(因為是非自發性的)。

  想來想去決定新增一種夢類別來放這類文章(發生過不只一次,只是我沒記下來)~夢境開始~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上數學課時發生一件趣事,在下課時間有一位男同學來找我幫他按摩(我的技術還過得去啦)。

  他趴在圍欄上看著樓下的行人,我就在一旁捏啊捏的。這時小哆拉跑來問我剛剛上課的數學觀念,這個問題連班上的高成績群都頻頻發問,而且到最後還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不知道哪來的大宇宙力量,平常是大白痴的我居然輕易的理解了這份觀念。

  於是我就決定就地取才來解解釋這頗為複雜的問題。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本之是一段平凡的班遊,不料卻演變成一場無言的悲劇。

    學子們的身與心,從此留難以磨滅的痕跡‧‧‧

  感嘆: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也是高中時候寫的東西,當時幾個死黨(就是常常出現在我夢中的那幾個),一起在雅虎開了一個家族用來轉貼一些文章什麼的,當時的那個家族叫作---綠也仙衷‧改,於是大家各自分配了綠也仙蹤裡面的一個角色,然後讓我試著寫一篇文章出來,本來是想寫成搞笑小說啦,不過看來我試沒什麼天份,而且當時大家也各分西東了,所以沒有繼續連載下去,如今家族已經關閉了同學也變成偶爾會在網路上擦肩而過的陌生人,但是我們曾經擁有的那份情誼至今還新鮮的保存在我的小說裡,永不褪色。  

    ~本文開始~

綠野仙蹤 第一章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這個夢的時候我人在重考補習班睡午覺,那段時間大概是壓力太大了一天到晚作夢,不過記住的卻沒有幾個,這個夢是我少有的清明夢,過程的心境轉折還蠻有趣的(自己認為啦)。

  ~夢境開始~

  夢的一開始和我睡著的情景一樣,都是在教室睡午覺,突然我的同學("任務"和"鬼屋"還有"未來"中的小杜)把我拍醒(為啥我老是作一些在夢中假醒的夢啊?)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天我妹妹上學遲到了,當她到達時校門口早就沒有別的學生,只有糾察隊嚴肅的排成一排等待著登記名子,在我妹妹接近門口時隊長突然很高興的大喊:「有人來了,大家趕快拿點名板!」

  接著跑到我妹(正在想有必要那麼高興嗎?)面前說:「同學不好意思,因為這是我們二年級最後一次記名子,所以‧‧‧」「恭喜你成為第100個遲到的人!」

  有的隊員開始拍手,甚至拿出DV在拍,隊長一直在喊:「這真是歷史性的一刻,光榮的一刻!」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件事大概發生在更小的時後,印象中有一天媽媽帶了一種水果回家,長的有點像蜜棗但是口感味道完全不一樣,那味道實在是十分高雅,肉實水多且其甜度適中又有一股餘韻流長的清香。

  當時我十分驚奇的問這是什麼水果,我媽媽回答說那叫做迦拿(推測字,因為我只記得音)。

  後來這件事漸漸被我淡忘掉了,只是從此之後再也沒吃過那麼美味的水果,直到有一天我在某本書上讀到迦拿(應該不是這兩個字)是伊甸園裡的水果,那份記憶才轉回鮮明,我當時只想著真是巧啊,剛好同名耶。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約國小一年級的時候,帶我的褓母給了我們家一個神祕生命體,外觀像是一小片的水母,是某種半透明的白色物質。

  記得當時保母說養法(注意!是養法呦)是把它泡在水裡,七天後倒出三杯水再加入三杯,這是那些湯汁應該已經變成深琥伯色了,加冰塊或是衝熱水都很好喝,味道很接近酸梅汁。

  長大後想想,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